新聞資訊/ news
行業新聞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網聯一統移動支付江湖 第三方支付盡歸央行麾下
發布時間 : 2017-08-21 瀏覽次數 : 280

      從試運行、正式啟動切量再到股東明細曝光,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台(下稱“網聯”)的一舉一動無疑是行業關注的焦點。  8月4日,央行支付結算司發布《關於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台處理的通知》(下稱《通知》)稱,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台處理。同時,各銀行和支付機構應於2017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網聯平台和業務遷移相關準備工作。

      對此,多家支付機構表示,正在積極推進與網聯進行相關的對接工作。  

      易觀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更是向《華夏時報》記者分析指出,這意味著第三方支付直連銀行的模式要結束,而這也是網聯的成立目的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通知》一出,“銀聯哭了”、“銀聯受排擠”等字眼屢見報端。 談及銀聯受到的影響,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則分析指出,“網聯上線並未直接觸動銀聯的奶酪”。

  第三方支付“直連銀行”將終結  

      今年以來,網聯方麵的動作頻頻。  

      早在3月31日,網聯成功完成首筆資金交易驗證,正式啟動試運行,首批接入4家商業銀行和三大支付機構。6月30日,網聯正式啟動切量。8月4日,央行支付結算司發布上述《通知》。 

      “百度錢包(百付寶)公司已經完全接入了網聯係統,目前正在切流量階段。”百度金融相關負責人透露。支付寶也表示一直在按照央行和籌備組的工作要求和安排,積極參與並完成相關工作。

     匯付天下高級副總裁、匯付數據總裁穆海潔指出,網聯的成立打通了所有支付公司和銀行之間的連接,可為支付公司及社會節省大量成本,相信絕大多數支付公司對此都抱歡迎態度。匯付天下去年開始就已參與網聯的整體係統建設。目前,正在推進與網聯進行相關的對接工作。

     據悉,網聯平台預計到年底接入銀行數量超過200家,覆蓋市場大部分銀行機構,並接入40家第三方支付機構。

     事實上,傳統清算模式是銀聯做清算,發卡端在銀行,收單在收單機構,互相有一個匹配,加上商戶,屬於所謂的四方模式。不過,伴隨著支付的發展,不少中大型支付機構普遍采用直連銀行的模式來進行資金的轉接清算。

     網聯的出現,則意味著直連模式或將不複存在。

     “網聯平台將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形成統一的規則、提高市場效率、規範清算市場,平衡整個支付生態係統當中各方的利益及維護金融安全,幫助支付機構規避支付風險漏洞,同時,也將促進市場上的支付機構回歸支付本業,集中精力拓展場景,優化用戶支付體驗。”京東金融副總裁許淩表示。  中信證券報告認為,網聯成立後第三方支付機構可選擇接入網聯或銀聯,然後由網聯或銀聯接入央行的支付清算係統,而以往的直連銀行模式將不再允許。  薛洪言稱,站在監管的角度,金融屬於強監管的行業,而銀行直連恰恰處於監管之外。在直連模式下,信息流、資金流都掌握在支付機構手中,在監管機構看來,信息不透明、標準不統一,容易滋生亂象,所以消滅銀行直連一直是第三方支付監管的重要原則和要求,隻不過涉及到係統建設和業務遷移等問題,需要循序漸進。

  銀聯受影響幾何 

     每每提到網聯,依舊有很多人會想起央行的另一個“親兒子”——銀聯。一直以來,銀聯作為國內唯一一家銀行卡清算組織存在,而網聯的上線則意味著銀聯在支付清算領域一家獨大格局的終結。

     “網聯上線並未直接觸動銀聯的奶酪,畢竟原來的直連模式下,銀聯本就被排除在外。相反,網聯上線加速了直連模式的終結,支付機構可以選擇網聯,也可以走銀聯通道,對銀聯而言,未嚐不是新的機遇。”薛洪言表示。

    中信證券報告分析,銀聯的清算業務將直接麵臨來自網聯的競爭,尤其是當前線上線下支付的界限愈發模糊,未來的競爭格局或並非簡單的“劃江而治”,而是互有滲透、全麵競爭。

    王蓬博表示,第三方支付幾乎都和銀聯有合作,而且上述《通知》說的是增量,如果在網聯技術能力達不到的情況下,銀聯還是比較主要的清算渠道。當然,確實會對銀聯有一些影響,比如將來的增量必須通過網聯,加之第三方支付機構又是市場化程度比較高的機構,可以說移動支付的增量市場是沒有“天花板”的。  

    此外,除了網聯,銀聯還要麵臨中國開放銀行卡清算市場進入實際操作階段的情況。

    本報記者了解到,Visa已經向中國央行遞交了在國內建立銀行卡清算機構的資質申請,成為第一家提出申請的境外卡組織。  對此,王蓬博預計,今年或者明年上半年,支付清算牌照有可能下來,有可能3家或4家,包括網聯、銀聯、萬事達、Visa等機構。

     “麵對支付清算市場的整體開放,銀聯在支付清算領域迎來新的競爭者,清算市場具有很強的規模效應,強者恒強,放眼國際市場也隻有5個主要的玩家,銀聯需打起十二分精神應對新的競爭。”薛洪言指出。

  網聯係統穩定性需時間驗證  

      然而,亦有業內人士對於網聯係統穩定性等問題還存在一定的擔心。  “網聯推出的特別急,係統穩定之類的問題現在都不太清楚。” 一家支付機構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坦言,“這需要市場的檢驗,看看雙11能不能支持洪峰就清楚了。”  薛洪言認為,對第三方支付而言,網聯的係統穩定性和並發能力的確是最大的不確定性,不過這一點需要時間去驗證。但是隨著金融強監管的到來,接入網聯是大勢所趨,無論什麽困難都需要克服。王蓬博坦言,擔心是可以理解的,但網聯的承受能力肯定沒有問題。

     事實上,網聯清算平台籌備組技術負責人強群力在6月份的“新支付、新技術、新金融”研討會上就曾介紹稱,在網聯平台建設初期,已經確定了6個大的目標,即高性能、高安全、高一致、高可用、高擴展、高可控,具有支持12萬筆/秒的平穩運行能力,峰值時處理能力可達到18萬筆/秒。

     王蓬博指出,網聯推進麵臨的最主要的問題是協調各方的接入,因為大的支付公司利益受損要高很多,它之前的議價能力以及接觸銀行的廣度、寬度都被抹平了;而對於小的支付公司則為利好,因為它們的成本是在降低。

     易觀智庫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到188091億,其中支付寶占比53.7%,財付通為39.51%,兩者加起來已經占據93%以上的市場份額。


來源:華夏時報

版權所有©深圳市華中通信研究院有限公司 粵ICP備16117413號